个人作品集
变性阴阳功
首页 > 武侠玄幻 作者:西楼寻梦 2016年7月27日 浏览:2,930 字号: 评论:2

  变性阴阳功

          西楼寻梦作

  一:一块大肥肉

  “大哥,前面就是松子岭,是赤脚罗七的地盘,我们要不要绕道而行?”松子岭山脚下官道上卷尘策马奔来四五十号人。左首一三十上下年纪,身材魁梧,长相狰狞的壮汉对右首一个干瘦长条老者喝问。

  “赤脚罗七在江湖上和我们‘大帮派’相比,无论实力,名气都比我们差的远,不必惧他。”干瘦长条老者沉气疾声道,扬鞭策马,加速前行。

  “大哥,刚才咱兄弟和‘兄弟帮’夺宝已死伤大半。这赤脚罗七在这一带占山为王,手下兄弟两百多人。咱虽不惧他,但他若真的来夺宝,恐怕吃亏的还是咱们!”说话间,众人已驰入松子岭岭内。

  “这条道是去乌云山必经之路,若改其他路线,至少要多走半个月。现在关于宝藏之事,尚未在江湖中传出。我们必须利用这个时间找到宝藏,至于赤脚罗七,不必放在心上。”长条老者言毕回头催众兄弟道:“兄弟们,拼足这口气,过了松子岭前面就是新庄镇,到镇上就可以休息了。”

  “大哥,有埋伏……”左首壮汉一拉马缰,马立而起。叫声大哥有埋伏,随声从马背上抽出断背刀。只见漫天利箭,飞石,飞镖破空而来。长条老者也在惊诧那一刹间从马背上抽出双环月牙刀,双手舞动,刀随手转,真气贯出,一对月牙刀舞的哗哗一片刺眼白光。利箭,飞石,飞镖尚未碰着此光,立即落地,片刻,马下已散落厚厚一层羽箭和飞镖。

  长条老者后面的兄弟等拔出兵器已晚矣!只一瞬间,就有十几人被射落马下。剩余二十号人也紧之挥舞兵器拨打漫天飞落下来的暗器。反应动作稍慢一点随即中箭落马,一阵阵马嘶长啸,一声声金属破体声,不绝与耳。直到马匹上还剩下五个人和遍地尸体,漫天暗器才停下来。血腥的场面刚停静,一声尖锐笑声从半山中传来:“嘿嘿~~~罗某道是谁,原来是‘大帮派’大帮主‘笑天犬’苟不理苟大侠和二帮主‘铁蹄’杨典风杨大侠,辛会辛会!”

  “苟某素与罗先生无仇无恨,今日罗先生为何欲灭我大帮派?”苟不理迎天寻找罗七的人及位置,但环视四周,绿树丛丛,叶茂枝密,哪能看到半点人影。

  “嘿嘿~~~苟大侠到很会谦虚啊,从‘兄弟帮’手中夺来藏宝图也不说拿来让兄弟瞧一眼。”声音仍是发自半山中,分不清音发何向。

  苟不理心下大惊,暗言:“这张藏宝图流入江湖足才三天时间,怎么这个罗七也知道?”寻思不出应对之策,皱眉沉思好半天才迎天拱手道:“既然是罗先生想一睹为快,那苟某自然不便扫罗先生情面。”说着从怀中掏出一物,老二‘铁蹄’杨典风见大哥此举动,忙惊呼:“大哥,你这……”‘笑天犬’苟不理不答兄弟话,双手举起手中一卷纸迎天道:“宝藏图在此,请罗先生见后下山来一辩真假。若罗先生看的起苟某,苟某愿与罗先生合作寻宝,五五分帐,罗先生意下如何?”

  “嘿嘿,苟大侠果然豪爽”哗哗一阵响,从树上,草丛里跳跃出来两百人之多。为首是一个个子矮胖,留有八字胡打着赤脚的锉子,皮笑肉不笑拱手向苟不理道:“我听说宝藏藏阴在乌云山,离此有四百里。虽不尚远,但现在苟大侠兄弟还剩下五人,就算我不拦截你们,也难保其他道上的兄弟不打你苟大侠的主意。这张宝藏图原本即非苟大侠之物,没有我罗七护保,赎我直言,苟大侠根本到不了乌云山。”

  “罗先生到底想说什么就明说吧”苟不理是个聪明人,从罗七刚才一番话中他察觉罗七另有所意。

  “嘿~~~我手下兄弟这么多,若五五分帐,恐怕有些不均匀,兄弟们也就不乐意了。”罗七歪头拱手道。

  “那若以罗先生之意,怎么分合适?”苟不理强压心中怒火。

  罗七未言,伸出右手,将食指弯曲并于大拇指上。苟不理一看,八字眉倒竖,冷眼道:“苟某拼了全部兄弟的性命才换来这张图,你却如此欺人太甚,罗七啊罗七,你这个王八蛋,今天就是死,老子也不会把图给你。”苟不理彻底怒了,双手紧扣月牙刀,杀气刺激跨下之马不断立身长嘶。老二杨典风策马到苟不理旁边咬牙切齿道:“大哥,给他们拼了,谁家有本事就吃这块肥肉,没本事滚一边去。”刚才还有四十条人手,现在死伤的除了老大和自己还有三人,另三人听杨典风如此话说,一起策马过来,齐声道:“大哥,二哥说的对,谁家有本事就吃这块肉,没本事吃屎去!咱舍得众兄弟的性命,岂能让这些土狗子的鱼翁之利,拼刀子谁怕谁?”

  这些话赤脚罗七听的一清二楚,当然他的兄弟们也都字字听到耳朵里了。这边又是一阵怂恿去拼刀子,罗七本来就喜欢杀戮,见众兄弟为了宝藏都想去拼刀子,连忙一个猛点头,众兄弟就如饿狼见了肥肥的小羊,争先扑去,人声鼎沸,杀声震天。苟不理等人知道逃脱无望,也不愿按罗七之意三七分,将心一横,迎杀过去。

  罗七并未出手,他也非常明白一件事,自己只是一山寨大王,虽心狠手辣,倒没什么厉害本事。论武功更低逊于苟不理,‘大帮派’怎么说在江湖中也算有一定地位,其大当家‘笑天犬’苟不理的一套‘月牙刀法’与华山‘八路三式剑法’相媲美。其二当家杨典风武功虽尚不及其兄苟不理,也算的上是个硬对手。手下一流角色近十人,若按平时,苟不理的大帮派人数凑起,罗七岂敢与之抗衡。但今日不同,一则是大帮派因与兄弟帮挣宝,死伤惨重,再者,他们一路赶时间,日不歇夜不宿,人困马乏,刚又被自己埋伏几乎杀他个全军覆没。虽然苟不理武功高强,毕竟双手难敌四拳,但情况似乎与他想的有些变化。苟不理这方又死了两人,即还剩三人,但罗七这方已死伤近半。罗七有点急了,拿起手中夺命袖箭,放箭入弦,对准苟不理,这夺命袖箭是他的绝技,可射达三十丈之远,威力之大,劲道之猛,让人难以躲避,中箭者瞬间毙命。苟不理一双月牙刀舞的虎虎生风,令罗七近不得身,而罗七又因被兄弟挡住视线,几次瞄准,难以下手。随将目标转移到苟不理唯一的一个手下,‘铮’一声轻微的破空声,一声闷哼,苟不理一旋身,月牙刀上劈下扫,左右挥舞,砍倒面前一个人,伺机向右一跃,待看清楚时不由心颤发寒,只见他的那兄弟被一只袖箭射穿喉咙钉在树上,眼睛狰狞,兵器脱手,早就没了气息。苟不理大惊,这一道箭劲竟如此这猛,刚一迟疑,突觉左臂一凉一辣,本能反应一甩手,砍倒旁边那个偷袭之人,向旁跳开一步。大腿处又多了一道伤口,殷殷鲜血,掺透周遍衣服。“大哥,快……来”苟不理听到是二弟的声音,只是中间隔了好多人,听到声音却看不到人,不过二弟的声音已告诉他,他坚持不住了。

  “啊”声刚出口就嘎然而止,杨典风迎天倒下,胸口上多了一个透明窟窿,背后的一棵树上多了一支袖箭,还在滴血。苟不理掉了一把刀,左手被齐腕砍下,砍他的是个络腮胡子,那个络腮胡子砍下苟不理一只手,还未回过神来,他的头被苟不理一分为二,半个脑袋被切飞到一边地上。络腮胡子旁边那个尚未脱去奶味却一脸凶相的少年真的走运了,因为苟不理那把月牙刀在砍到他脑袋不足一寸距离被一支袖箭破空射中小腹,由于箭势太猛,苟不理被利箭拖飞丈远,那支箭透过他的身体死死钉在地上。

  罗七走来,扫眼看向那个凶相少年,那少年忙向罗七下跪磕头。

  二百多号人竟被苟不理他们杀了近大半,不过罗七很高兴,从苟不理的怀里掏出那卷羊皮纸,短小的手很轻巧地把羊皮纸塞进自己的怀中。

  “等等,小矮子,快把宝藏图拿出来”

  罗七一愣,也惊一跳,回头一看,现场又多了五位黑衣高大汉子。一身武士打扮,从左到右,五人分别使用的武器是剑,紫金刀,锏,九截鞭和流星锤,直排一站,煞是威风。罗七乃山寨大王,江湖人物知之甚多,从五人如此打扮和使用的兵器,便猜出此五人是武林中赫赫有名的‘五太子’。若说他罗七够狠够毒,然比起‘五太子’只能算小巫遇大巫。‘五太子’个个武艺高强,不出手则吧,一出手从不留一个活口。罗七拿图之手径自发抖,那凶相少年见罗七如此害怕,从地上起身,提剑就向五太子扑去。‘啪’一声鞭响,‘五太子’中使鞭者手未见动,那凶相少年已被甩落丈远,脖子处一道血红鞭痕,清晰可见,只是那凶相少年直挺挺躺在地上,不在动弹。

  罗七牙齿因打颤而咯咯响,因为他想到一件事,‘五太子’不出手则吧,一出手从不留活口。刚想说句话,一条乌黑长鞭似灵蛇一般卷住他的脖子,只觉自己被一股无穷的力量扯了过去,紧接着脑门一热,就什么也不知道了……

  新庄镇东来客栈今天生意异常火暴,新庄镇镇不大,总共算下来也只千人左右,离八卜县有七十余里。即便集会,人量也稀疏,但今日卯时刚过,就先后过来两帮人马。先来那帮人有五十一人,领首的是一个五十岁上下的尖鼻瘦脸老者,手下兄弟十之八九是些三十出头的青年。后来那帮人不低于一百号人,打头的是两个胖子,年龄不大,均四十上下,横眉竖眼,膀大腰粗,一坐下来就喝小二上菜。东来客栈平时住食客不过二十几号人,今一下来如此多人,饭菜,房间哪能准备的好。许是两个胖子那伙人饿了,半天愣是没见小二和掌柜的把饭菜送过来,一巴掌将桌子打个粉碎,怒骂道:“爷都等这么久了,想饿死爷啊?掌柜的你要是再拿不出吃的来,爷拆了你的店。”

  掌柜是个老头,耳力不佳,没太听清那胖子的话,就跚步走来,向那胖子解释饭菜一时准备不齐,已叫小二去菜市场去买,很快就回来。掌柜有个习惯,说话喜欢摇头晃脑,那胖子不听他说话还好一点,越听越气,提脚欲踹那掌柜的。突听一苍老声音传入耳中:“且住,这位兄弟,有话好说,何必要出手伤人呢?”

  那胖子闻言,放下脚扭头一瞧,见说话者是临桌一尖脸瘦腮的老叟,冷笑道:“我认得你,人称‘老雕’‘金雕堂’堂主马凡事可是否?”

  尖脸瘦腮老者呵呵一笑,抱拳道:“阁下好眼力,正是马某,如果马某眼睛还算清楚的话,阁下应该就是‘伏羿教’胡教主的师弟范通,人送外号‘饭桶’”

  “你……”范通手指马凡事气的一时语塞,好半天才回过气来道:“马凡事,我知道你来这儿的目的,你也不是什么好人。”

  “恐怕诸位也是冲着这事而来吧,难道诸位还不知道那份图已落在五太子手上吗?就凭你们,也想从五太子手中抢走宝藏图?也太不自量力了吧!”马凡事说话时眼睛都没瞄下范通那边,看着手中一个馒头似自言道。

  “马凡事,你这是污蔑我‘伏羿教’你记住你今天说过的话,‘伏羿教’这事与你没完。”范通忍不住怒火,语气有点激动。

  “那好吧,就让贵师兄再来找马某比划比划,三个月前,贵师兄在一百招内故意让着我,让我赢了。想来这三个月间,贵师兄一定在勤加苦练,比试比试也好”‘老雕’马凡事冷笑着悠然道。

  范通起身,冷哼一声,当先出门。脚刚跨出门槛,回头又怒视马凡事一眼。一甩头,怒气冲冲地走了,身后众兄弟也觉面子无光,想骂马凡事却没敢骂出声,但见师兄范通离去,也赶紧随之出去。

  看着众人离去,马凡事得意一笑,一旁一汉子道:“‘伏羿教’在别人眼里是条龙,可在咱‘金雕堂’就是条虫。”“对,堂主,就应该给‘伏羿教’一点厉害看看,让他们晓得这个武林还有咱‘金雕堂’”又一汉子插言。

  “你们当我激走‘伏羿教’的人就是为了挣点面子吗?五太子就好比一条毒蛇,若捉住它,则发财,若被它咬一口,就是死!现在五太子应该还在新庄镇,多一帮人就多一帮分羹者,懂吗?”马凡事语气甚是坚硬,落地有声。

  “是,堂主说的极是,小的明白堂主的意思,还是堂主英明。”旁边那汉子又迎合道。

  正说间,小二端菜上来,还有两坛正宗烧刀子。众人见酒,口水直流,五十个兄弟把碗一摆,两坛酒刚好满五十一碗。有嘴馋的端起酒就喝,一汉子端酒过来,马凡事没心情喝。这五太子确实有实力,也阴谋狠辣,若两帮人真的交起手来,胜算能有几何?连他自己也把握不住。若不是为了眼前这宝藏,他才不会主动招惹五太子。

  ‘砰砰砰’连接破碗的声音打断马凡事的思路,扫眼环视四周,只见兄弟们东倒西歪,七孔流血,尚未挣扎,已断气人亡。马凡事忙拉起一个倒下去的兄弟,试探鼻息,气息游离,右手按在他背后,输送一些真气过去,那汉子勉强睁开双眼,有气无力断续道:“堂……主,酒有……毒……”再想输送一些真气过去,发现他内脏已停止运动。马凡事连拉起四位兄弟,试探一下,皆无气息。马凡事双眸如牛,咬牙切齿,能让人中毒于瞬间死亡的毒药目前世上有三种。一种是唐门的‘噬心散’,一种是苗族的‘腐脏露’第三种就是—–

  “哈哈~~~老雕啊老雕,这就是你得罪‘伏羿教’的下场!”不知何时,范通等人又折了回来。

  “伏羿教的滴虫粉无色无味,可让人服之瞬间丧命是吗?”马凡事咬牙一字一字道。

  “嘿~你手下这些杂碎正是吃了我伏羿教的滴虫粉。早一日让他们见阎王,也就早一日为他们解脱。免得你们这些害群之马危害武林。”范通用很解气的口吻冷笑道。

  “我要你们都来陪命”马凡事一个‘飞鹰在天’跃到半空,双手变为爪形,凌空下击,三落三起,已有三名伏羿教的人倒下去。马凡事并没有落地,他每一次下落,双手就会抓进对方的脑袋里,然后借力使力又跃到空中。由于速度太快,让人躲避不及,范通听师兄曾经讲过‘老雕’的厉害和应对之策。忙疾声喝言:“大家快迎倒下来,用手中兵器防他。”众人闻言,纷纷照做,迎倒下来,舞动兵器,令马凡事无法抓其头。这一招果然有用,马凡事见攻之无效,一展双手,跃到梁上。从怀中掏出两个黑色小球,甩臂一丢,两团火花在范通旁边炸开。范通等人本来是躺着的,见势不妙,纷争起来,怎奈刚起来,眼前一片白雾,什么也瞧不间……

  一阵秋风吹过,白雾逐渐被吹散,映入眼帘的是一堆尸体。每个头上都有一个血窟窿,这堆尸体旁边也有一堆尸体,比较好的是这堆尸体还比较完整。小二很倒霉,在桌子下被掌柜的压了好久,直到官差到来,二人才敢爬出桌子。

 您阅读这篇文章共花了: 
想念你的秋波
变性阴阳功
本文作者:西楼寻梦     文章标题: 变性阴阳功
本文地址:https://www.xilou.me/261.html
版权声明:若无注明,本文皆为“西楼寻梦”原创,转载请保留文章出处。

2条回应:“变性阴阳功”

  1. 涛子说道:

    不能注册啊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